机长接驰援湖北医生回家 俩人是23年未见的老同学


同样为博士研究生一年级的杜鸿儒从2月1日加入这个团队以来,一开始负责数据收集整理并与世卫组织数据比对;在系统可以自动更新数据后,他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做自动更新代码的编写,这些都需要耗费大量精力确保数据统一性和准确性。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协调员德博拉·伯克斯、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等出席简报会,各人在不大的简报台上彼此保持距离站立。

不过,除了公共卫生危机之外,意大利政府也正努力应对因全国突然停业而造成的经济破坏。

除了能亲身参与这样一项引起全球关注的项目对自身带来的荣誉感,以及在短时间内掌握多领域的专业知识,对董恩盛和杜鸿儒来说,维护这一网站对两人的责任感和学术严谨性都是一种锻炼和提升;另外,当疫情在全世界持续影响下,两人也都认为世界各国要加强合作,学习中国成功的防控经验,早日控制疫情在全球的蔓延。

当地时间4月5日,意大利民事保护部公布统计数字显示,截至当天18时,意大利累计确诊128948例,24小时新增431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五天来最低的单日新增数。

董恩盛的研究方向是疾病模型,也就是用数学模型和计算机代码来解释一些流行病学、公共健康方面的问题,对全球流行病的发展趋势做基本的判断和推测。在今年1月份,新冠肺炎疫情还尚未在全世界范围流行起来时,他就和导师达成一致意见,想要做这样的一份数据地图。

一张黑底、红点,左右两侧列着各国确诊、死亡和恢复病例的地图,成为近来全球主流媒体在报道新冠疫情时普遍采用的背景图片。就连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卫生部视察时,美国卫生部就用这张地图监测全国病例,意大利总理、德国内阁开会时,身后电子屏幕也正在依靠这张地图展示疫情实时情况。

早在去年5、6月份的时候,董恩盛与导师劳伦·加德纳便在一个针对美国麻疹病毒风险性分析项目中做了一个类似的数据可视化地图,当时引来一些美国主流媒体的报道。所以,在技术思路上是比较成熟的,这份新冠肺炎疫情图表也很快就能调试上线。

被问及原定9月的橄榄球职业联赛能否如期举行,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加文·纽瑟姆说:“我无法预测加州的将来。”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4日晚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新冠病毒感染者超过30万,死亡人数超过8100,其中纽约州死亡人数超过3500。